走进秋天的童话世界—北疆行记.

9月21日旅行的第五天,今天司机的状态很差,也许公路太过的平直视野太过开阔,容易麻痹大意,坐前面的队友发现他竟然在犯困,刚和我说完,我们的车就差点和前面的一台小车追尾,惊魂之后,我们轮番同司机打诨插科助他提神。

这天没有摄影行程主要是赶到哈巴河县边防大队办理通行证,目的地是185团。原计划中午在布尔津吃饭及补充物质,但司机说北屯的水果要比布尔津的便宜所以改在北屯补给。在北屯终于吃上来新疆一直惦记的第一顿手抓饭,味道还不错。午餐后开到路边的额尔齐斯河畔让司机休整片刻,我们下车随拍。



宽叶瓦莲,瓦莲属,景天科。草本植物。新疆产3种。生于海拔540-3200米的山沟石缝、石质坡地、半荒漠草原、灌丛。



铁线莲属。多年生木质或草质藤本,或为直立灌木。新疆有6种,1变种。生于海拔1200-3800米的针叶林下、林缘、山地河谷、河滩地、草坡、灌丛中、石砾质冲积堆、荒漠河岸和田间。



蔷薇果。蔷薇科,蔷薇属。落叶或常绿灌木。果可提取维生素C,花、果、根可药用。



不知名植物

 

一边吃着哈密瓜,一边视觉享受着额尔齐斯河畔的牧场风光

早闻额尔齐斯河产的野生冷水鱼好吃,看到前方的捕鱼者又让我牵肠挂肚了

哈巴河县边防大队就在往185团方向公路的左边,很好找。

哈巴河县边防大队门口对出的建筑



小叶白蜡,木樨科。乔木,树高可达25米。翅果。为绿化、用材和防护林树种。是第三纪温带阔叶林残遗种。

 

出了县城不远就是哈巴河大桥,两旁的白桦林,让今天有些沉闷的行程眼前一亮




看到葵田又怂恿司机下车帮窃了两朵,这个季节的葵田都已是收获的季节,而且大部分是油葵。如果花开时节来这里,整片的向日葵一定非常好看。

通往185团有两条路,我们在岔道口问路时被指点上了一条远路,绕了一大圈,发现到了新疆问路永远得到的回答是“直直的往前走”。难道真是条条大道通罗马。

185团被称为“西北边境第一团”,距哈巴河县70公里左右,是农十师,也是新疆兵团最北部的一个团场。基本上居住的都是汉人。团场不大,但建设的还不错,我们住兵团招待所。看了招待所一楼接待大厅墙上挂着的摄影作品让我们对明天白沙湖的晨拍寄予了无限的期盼。

招待所的老板是个很好说话的人,也是食堂的掌厨人,我们一伙几人闹哄哄跑进厨房点菜,和老板商量能不能弄到只羊做三吃,结果电话打遍了全兵团还是找不到一只羊,没能满足我们的愿望,不过在这里还是吃上了传说中的狗鱼。

羊没吃上,但点了新疆必吃的大盘鸡

 

9月22日旅行的第六天,昨天问过招待所老板去白沙湖的路,被告知7点出发就好,太早了天还没亮,但考虑到我们司机极度迷糊加没方向感的个性,决定提早15分钟出发。最后证明这个决定是对的,在黑暗中我们又开过了白沙湖的售票口,直走到路尽头的岔道才发现不对劲。在寒冷的大清早打电话把兵团招待所的老板吵醒又重问了一遍路况,折返。

实际上从185团出来往2连方向走,快到2连路的右手边有一岔道通过一片白桦林就是白沙湖,在岔道口有个匾牌并有障碍栏着要售票。而我们就是在黑暗中错过了那匾牌。

现在从路口的白桦林到停车场已修了路,到白沙湖边的沙路已修建了栈道。

今天我们的运气还是不济,刚下车天就飘起了几滴小雨,郁闷。大家依然坚守湖边等日出,那呼呼的大风冷啊,我抓相机的手都发抖了。在等候的过程中来了一团从北京过来的摄友,据他们说昨天下午也来过日落还是没拍到,西沉的太阳给云层挡住了,今天看来更没戏。东边的天空已经慢慢渐亮,但太阳始终没能穿破那厚厚的云层,只露了一点点的霞红,套用一位队友的话就是,只有那一小抹娇羞的红。











前面那滩草丛,当时把它当成普通的芦苇,回来在电脑放大看到它的花穗有别于我们平时看到的芦苇,翻查资料得知

香蒲属,香蒲科。多年生沼生、水生或湿生草本。地下具根状茎,地上茎直立。叶革质;花构成紧密而顶生的蜡烛状穗状花序。本属植物的花粉可入药;雌花可填充枕心;茎叶可造纸,也可供编织用。

 

当时只是习惯性的低头拍拍野生植物,只把它当成普通的小草,回来翻查资料才知道属于稀有种。看了资料非常折服于它那顽强的生命力

大赖草(巨叶麦),禾本科。多年生草本,高40—100厘米。穗状花序大。在我国仅分布于新疆,国外在蒙古、原苏联(西伯利亚)也有分布。生于额尔齐斯河和乌伦古河流域,海拔450—600m的河岸低阶地上的沙丘和沙地上,通常于4月初开始萌发,5月底至6月中旬抽穗,6月下旬至7月开花,8月结实,9月中旬开始枯黄,冬季残存良好。大赖草为适中温超旱生根茎型禾草,其根系极为发达,在土壤中常呈网状交错分布,延伸得很深且长,其横走的地下根茎具有较强的繁殖力,加之种子发芽率,幼苗成活率也高,这一切均为它在严酷的条件下生存提供了良好的适应特性。大赖草的抗逆性颇强,既能忍受40℃左右的高温,也能在-35℃左右的低温下安全越冬,并且耐盐碱、耐瘠薄。大赖草的生境主要是半固定沙丘和沙垄间起伏的沙地,它要求生长地有一定的地下水供给。



盐生草

 

从白沙湖出来,往回走,不远处遇路边沙丘,被满山的红叶吸引





欧洲山杨,那抹耀眼的红



接到队友电话告知沙丘对面有一片南瓜田,连忙招呼其他队友过去。生平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片的南瓜田,大家都很兴奋四处寻找着个大的南瓜抱着合影,估计我们这伙人以一种强盗似的方式冲进田里,远处主人家以为我们偷瓜,赶忙骑摩托过来查看,得知我们这群城里的土包子在拍照,还指挥我们找大个点的南瓜。队里的一对夫妻还导演了一场瓜地献花供大家拍照,整个瓜田飘荡着我们的笑声,快乐有时就是这么简单。





不知名植物



刺儿菜,又名小蓟。多年生草本,高20-80厘米,生于海拔170~2650米的林缘、林间空地、河谷、水边、平原荒地、田间、路旁。产于北疆地区。全草和根均可药用。

刺儿菜



乳苑属。多年生草本。花淡紫红色或蓝紫色;中央两性花,花黄色。新疆有12种,3变种。生于海拔850~1900米的山坡草地、河谷灌丛、林缘、潮湿地带、河谷沼泽。

 

这块界碑位于路边,如果不留意很容易就错过了。

在哈巴河县午餐后,继续向着白哈巴的方向行驶,迷糊的司机又在一个三岔道走错了方向,问了一位当地的牧民永远是那句“直直的往前走”,结果是向相反的方向直直的走,走了几十公里发现不对劲,再问人才指了一条正道,兜兜转转最终还是走上正道了。

下午到达铁列克乡门票站,天空开始下起了小雨,打包好行李下车,我们道别了相处了6天的司机,坐区间车进入白哈巴村,开始了我们行程最精华的部分。

从铁列克乡到白哈巴村都是盘山公路,雨中到处是雾蒙蒙一片,在三湾及界碑两个景点只下车胡乱拍了两张,有些担心明天白哈巴的天气。由于下着雨我们就让区间车的司机帮忙在白哈巴村的游客接待中心找了间客栈住下,50元一人/天,不可以洗澡。安顿好住处,吃了剩下的两个哈密瓜,不想在客栈待着和几个队友冒雨在白哈巴村子附近溜达,白桦林、小木屋、偶尔路过的牧马人,一切感觉都是那么的新鲜。

雨停,我们爬上了正对着西面的一座小山岗,老天还是眷顾着我们的,此时太阳争破了云层,给大地撒下了西沉前的最后一抹余辉。



在这个黄昏的朦胧里,好些东西看来都仿佛是幻象一般。

放逐心情()2011-10-27 23:01:02

回复栗小龙:

沉醉于那湛蓝的天空,色彩艳丽的雅丹地貌

秋雨,留下晶莹的水珠,润了万物,也润了我们干涸的心灵。

9月23日旅行的第七天,闲逛白哈巴村今天不需要赶路,自由活动,喜欢睡懒觉的赖床,我与早起的几个同伴背起相机走往村头的观景台拍晨雾。新疆的7点天还未亮,霜冻得脚趾头和手有些发麻,但观景台上早已聚集了一溜长枪短炮的发烧友。



天空渐渐泛亮,远山,树林,村庄置身雾中,仿佛一个梦幻的世界。随着太阳的升起,浓雾渐散景致变换成耀眼的色彩,我们穿行于薄雾晨光中恍惚留恋。





















疣枝桦,又称垂枝桦。

 

经过昨天那场秋雨的洗涤,今天的天气格外的明朗,我们租车重游界碑及铁力萨克喀纳斯第三湾。













白哈巴的老村在哨所的边上,居住的基本是哈萨克族,下午的时光我们就在这边上的山岗上晒太阳村子里闲逛,享受着这难得的悠闲。现实中我们生活的城市都太过于奔忙,为了生活每个人都步伐匆匆,浮躁的心很难静来下赏赏路边的一棵小草,树上的一片叶子,以致错过身边很多美丽的东西。

















蓝蓟。二年生草本。花冠蓝紫色。生于阿尔泰山、塔尔巴哈台山及天山的山地草原和山坡。北疆地区有分布。



青兰属。多年生或一年生草本。



残缺后的蒲公英也可以绽放它的美丽

 

晚餐在村口的一家餐馆吃羊肉串,味道非常的鲜美。

9月24日旅行的第八天,今天依然早起,看来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这句话还是有道理的。刚出门就看到了日出东方的火烧云。

十点上了事先约好的区间车出发去喀纳斯,一路高山牧场风光。我喜欢坐车头原因是视野开阔。时不时打开窗抓拍那一路飞逝的风景,明媚的秋阳,愉快的心情。我的思想随着这些闪耀的黄叶而闪耀;我的心灵因了这日光的抚触而歌唱。



为了热闹,喀纳斯的住宿找了一间大通铺,每人60元,有热水洗脸泡脚。安顿好住宿休整一番大家集体徒步去观鱼亭。

站在新村路口的铁桥上大家惊叹喀纳斯河那抹蔚蓝,而我却更钟意河边那些给河水冲刷成白色的石头,感觉像一坨坨趟在河里的馒头

远望观鱼亭

小时候很喜欢望着天空上的云朵,对于那时候的我来说天空中的云是个多么奇妙的世界,那迅间变幻的云朵产生的造型,能让我的思绪天马行空的浮想连篇。

这诡异的云朵像极了童话故事里,躲藏在神灯里的魔鬼现身前冒出的那股白烟



风起云涌



小草在大地上寻觅着他的伙伴,树木在苍天中寻觅着他的孤寂。



一路上我们爬山坡,过松林,爬1400级台阶上到观鱼台,此时目的点已不重要,重要的是过程中的享受。





喀纳斯湖,但没看到怪鱼

 

再上两张路上随拍的植物

瓦松。景天科。二年生草本,稀多年生。生于海拔600~4100米的干旱石质山坡、山顶石缝中、山前荒漠草原和河谷阶地。



厚叶岩白菜。虎耳草科。多年生草本,高20~50厘米。花瓣5枚,呈紫红色;蒴果。生于海拔1000~3000米的石质山坡、林缘。阿尔泰地区有分布。药用根,收敛止血,有止咳作用。



枯黄的秋叶,随着一声轻叹旋舞坠落,将随无情的流水去何方?

 

喀纳斯新村洗澡要到公共澡堂,这里的澡堂设施还比不上阿里一路上的公共浴室,而且价格要比阿里的贵两倍,我们是交了30元一人,路遇刚洗完澡的驴友说住宿的老板带去有时可以讲到20元一人,但我们客栈的老板有点狠如果带我们去就收35元,幸好我们自己先去打听过,反正路也不远也就嘻嘻哈哈的几个女人晃悠的走过去。这天晚上下雨了,有点担心明天的晨拍。

9月25日旅行的第九天,今天逛喀纳斯三湾及出到贾登峪住宿。6点闹钟铃响,大家集体起床洗漱收拾行囊,约好的两辆越野车本来是6点45分出发,但司机拖拉到7点才出发。7点半到达神仙湾时天刚朦朦亮,但山头上早已站满了人,大家都是为了共同的一个目的而来,就是拍那雾气升腾的美丽的景象,果然神仙湾真如其名般的在雾气升腾中有如一个神仙居住的地方亦真亦幻一切都是那么的梦幻。

雾,象爱情一样,在山峰的心上游戏,生出种种美丽的变幻













月亮湾是喀纳斯河的一个河湾,喀纳斯河在这划了一道优美的弧线,犹如弯弯的月亮落入这林木葱茏的峡谷。由于湖底高差和上游来水量的变化及光线影响,随着季节的变化一汪水月不停地改变呈现出瑰丽而多变的色彩。

从月亮湾沿着栈道往卧龙湾方向走,远离了公路上旅行团的喧闹,两侧峰峦叠嶂,原始森林密布,古木参天,置身这静谧脱俗的景致人的心情也不由自主地放松下来。






河边不知名的野果



卧龙湾位于喀纳斯河河谷中,是由喀纳斯河长期侧蚀冲刷而形成的一连串岸线曲折的河湾。因其恰似一条蛟龙盘卧嬉水,卧龙湾由此得名。我们这次的到来刚好处于缺水期,所以我左看右看都看不出龙的形状在哪,呵呵这可能取自于各人的想象空间了。

卧龙湾全貌









中午时分到达贾登峪,租了间牧民的毡房,主人是哈萨克族人,男主人高大帅气,女主人贤淑美丽。在这里终于能吃上了一路惦记的一羊三吃,中午和老板买了一只羊,就等晚上那美味的羊肉了。

下午闲来无事和几个同伴租了匹马让马夫带着去了附近的白桦林游玩.踩在落叶铺成的金黄地毯上,漫步于茂密的白桦林间,耳畔传来风吹树叶的簌簌之声,那是种美妙的旋律静静的流过每个细胞,仿佛世间一切都变得干净纯粹。






桦眼,又称情人的眼眸

 

晚餐终于吃上了美味的一羊三吃

吃完晚餐出门发现天空竟然飘起了雪,今年喀纳斯的第一场雪给我们碰上了,心情激动之余又有些担心明天徒步进禾木的路况。

 

9月26日旅行的第十天,早晨起来雪已停,门外白茫茫一片,看来昨晚那场初雪可真不小。此时的贾登峪又有别于昨天的景色,对于来自南方的我来说看到雪心情是多么的雀跃。









吃完早餐,我们分成三个队伍向禾木进发,四位队友负重徒步,我和另两位队友选择骑马,还有三位队友坐车进禾木。

从贾登峪到布拉安大桥前穿过的白桦林一路都是雪景风光











布拉安大桥有几户牧民,都是以租马带客为生。在山坡上见到这小村时,我们立即被它那世外桃源般的幽静所吸引,如果从喀纳斯出来直接到布拉安大桥住的话第二天的徒步会方便很多。我们进了马夫家里喝牛奶,顺便午餐,他4岁的儿子很乖巧可爱。





休整片刻再次向着禾木前进,沿途风光一路秋醉











地衣及桧叶金发藓

 

经过7、8个小时马背上的颠簸在傍晚时分到达禾木,其实骑马看似潇洒但屁股受罪至极,皮都脱了一层以致疼了几天。晚上还是住通铺,找了间可以蒸浴的洗澡室,冲洗了一天的疲惫。

天气晴朗这个晚上终于看到满天的繁星,本想和同伴在院子里拍星轨,但镜头出了些问题没拍成,就玩起了拍光影。又是愉悦的一天带着笑意沉入梦乡。



9月27日旅行的第11天,也许一路审美已经疲劳,7位队友决定这天早上提早结束行程离开禾木到布尔津乘车回乌鲁木齐,我们骑马的三人坚持按照原计划留在禾木呆一天,好好的闲逛。对于我来说这个决定还是对的,每个地方的美都有它的独到之处,而我的旅行不喜欢太过于匆忙。这天对于我来说是个悠闲愉快的一天,尽情享受着难得的惬意时光。























桦树歪褐孔菌。担子果不规则球形,表面龟裂,质地坚硬,外部黑色,内部褐色至暗褐色,管孔面不易宜见到。生在疣皮桦树干上,引起心材腐朽,分布在天山北坡和阿尔泰林区。含有抗癌活性物质。



禾木河

禾木河



通往禾木观景台的栈道





禾木观景台上的摄影师





落日送给云的礼物,是那美丽的霞衣

 

9月28日旅行的第12天,这天早上坐车离开禾木向布尔津撤退,奔向最后的一个旅行目的地五彩滩。

无限风光在路上










真假难辨


五彩滩到处是蜂拥的摄影者





美丽的夕阳中连猫猫也安逸

 

这晚夜宿布尔津,晚上去河堤夜市吃烤鱼,喝格瓦斯

9月29日,这天我们这趟旅行的行程已全部结束,早上赶到布尔津汽车站买回乌鲁木齐的车票,无奈白天只有一趟且提前一天已全部售完,不想坐夜车的我们在车站找人拼了辆小轿车回乌鲁木齐,司机及同车的大哥人不错,路上愿意停车给我们拍照。同伴说看来我们的人品还是不错的,遇到的都是好人。

由于已经去过了奇台的魔鬼城,所以乌尔木的魔鬼城我们没有进,只在门口停车拍拍照,很喜欢门口的这个雕像

 

拍这张照片时只是觉得它长的有别于狗尾草,回来查资料

虎尾草。一年生草本,高12~60厘米。花果期6-10月。生于南、北疆平原绿洲及山地的路边、荒地、河岸沙地等有人活动的地方。

 

趁着司机加气,三个第一次见到棉花田的我们冲进棉田里狂拍一通。



又是在傍晚时分我们回到了乌鲁木齐,之后的两天在乌市闲逛。





陪伴我们新疆之旅大部分行程的食品--馕

10月2号背着比来时更沉的行囊踏上回家的火车。

0
速八旅行#1
速八旅行#1

最新文章 更多